学习贯彻党代会精神 喜迎二十大胜利召开
您的位置 首页 深关注

人脸识别遭滥用亟待破解“良方”

工作人员展示用人脸识别软件进行上班考勤(资料图)

随着“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晚会的曝光,以人脸识别技术为代表的新型信息技术被滥用问题,再度激起大众的热议。

晚会报道显示,科勒(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在旗下卫浴门店安装人脸识别摄像头,抓取并分析得出包括性别、年龄在内的个人信息。

通过安装配套系统,商家可在顾客不知情、没有感知的情况下抓取人脸识别信息,并通过抓取的信息实现精准营销、追踪行程、添加标签等功能。仅“万店掌”一家摄像头系统生产商,目前抓取的人脸数据信息累计已有上亿条。

如今,基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人脸识别技术正在深度渗入社会各个领域,“刷脸”也一度成为备受消费者追捧的“新时尚”。如何让“人面不知何处去”不再成为大众的担忧?发展与监管的平衡之路,道阻且长。

人脸识别再陷“隐私旋涡”

近日,“部分售楼处采用人脸识别技术精准‘掌握’客户”,成为房地产界的热门话题。

原先,同一套房屋,消费者从不同渠道购入,差价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但当房企用上人脸识别技术之后,却有了变相捆绑之嫌:消费者被一“识”定终身,首次看房后就被固定了业务员,其他渠道不再“接单”,消费者失去了“货比三家”的权利。因为担心自己面部信息被盗用,有买房人甚至佩戴头盔,“全副武装”去看房。

被“3·15”晚会曝光的人脸识别系统生产商“悠洛客”科技,其产品除了能够分析消费者性别、年龄等基本信息外,还通过抓取人脸数据,实现对消费者心情的摹写。有网友在观看晚会后直呼:“原来人脸识别比我更懂我自己!”

大众对面部信息被盗用的恐慌与反感,为何来得如此强烈?律师邬辉林告诉记者,这主要是由面部信息远距离可采、虚拟距离可采,且不可替代、不可更改的特性决定的。

“相较于姓名、手机号等基本信息,面部信息属于个人不可更改的生物识别信息,一旦泄露就难以逆转。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三十五条明确规定:处理个人信息应征得该自然人或其监护人同意。再往前推,在2017年就付诸实施的《网络安全法》,也对个人信息的采集、使用和存储的合法界限作出了规定。”邬辉林表示。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人脸识别设备最大的消费区域,但由南方都市报人工智能伦理课题组和APP专项治理工作组发布的《人脸识别应用公众调研报告(2020)》显示:六成受访者认为人脸识别技术有滥用趋势,三成受访者表示已因人脸信息泄露、滥用而遭受隐私或财产损失。

报告显示,大众最难以接受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争议场景为“部分商城运用人脸识别技术,收集顾客的行为和购买手段”,其次为“一些高校运用人脸识别技术收集学生的抬头率、微表情、上课的姿态”。相对而言,大众更能接受基于安防场景的人脸识别应用,比如公共安全摄像头、闯红灯记录系统等。

“人脸识别技术应用场景的‘遍地开花’,在我看来并非好事。”市民徐先生说,“交通安检、实名登记时‘强制’刷脸我可以接受,但如果在出入门禁、上下班考勤方面也要求‘强制’刷脸,我就会很反感。”

各界共谋“治本之策”

在先进科学技术的使用中,绝不能忽视对自然人合法权利的保护,尤其是在“互联网+”渗透至生活方方面面的当下。针对不同领域中人脸识别技术引发的争议,社会各界曾多次探讨,“互联网+教育”更是首当其冲。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基于人脸识别系统的道闸,成为全国各大高校人员出入管理的有效“助力”。同时,通过电子设备上网课,成为学生群体“停课不停学”的主要学习手段。而在此前,也有部分大学“试水”人脸识别系统,不但可以识别每个进出教室的学生,自动签到签退,还能识别学生发呆、打瞌睡、玩手机等行为。

对此,教育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雷朝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人脸识别进校园,既有数据安全问题,也有个人隐私问题。“包含学生的个人信息都要非常谨慎,能不采集就不采集,能少采集就少采集,尤其涉及个人生物信息的。”他说。

为此,教育部等八部门曾联合印发《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旨在全面规范教育APP,促进“互联网+教育”健康发展。

关于房企滥用人脸识别技术的问题,日前,浙江省慈溪市检察院以“如何加强房企售楼处消费者人脸信息安全监管”为议题召开检察听证会,针对杭州湾新区部分售楼处滥用人脸识别技术这一行为集思广益,共谋保护人脸信息安全的“治本之策”。

律师代表陆逸翔在听证会上说,本案中,楼盘开发公司的行为系违法收集买房人的个人生物信息,属于侵害不特定消费者个人信息,社会公共利益已受到侵害。他希望检察机关采用检察建议等诉前方式,对行政主管部门进行监督,以实现行政公益诉讼维护公共利益的价值目标。

宁波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何跃军则表示,房企售楼处使用人脸识别系统缺乏必要性,在“刷脸”时代,依法保护个人信息则很有必要。他建议房产企业对各类客户加强线下审核,并拆除人脸识别系统。

不可否认,随着对人脸识别技术的探讨日趋深入,一个良性的变化是,民众的隐私保护意识有所提升。

《人脸识别应用公众调研报告(2020)》显示,高达八成的受访者表示关心过人脸原始信息是否会被收集方保留,以及会被如何处理。其中,受访者最为关注的是收集方“采取何种技术和管理措施保证收集的人脸信息安全”。

小区出入口安装的人脸识别系统(资料图)

为“脸”维权困难重重

“目前,相较于人脸识别系统在社会某些领域得以应用,我国相关法律建设缺乏系统性、完善性和创新性。”邬辉林对记者说。

具体来说,我国缺乏专门针对人脸识别技术的明确法律法规,人脸识别技术在法律性质上仍停留在身份信息识别的隐私权范畴,且大多数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条文属于原则性规定,可操作性不强。

例如,《民法典》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网络安全法》规定,网络运营者应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来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规定,收集个人生物识别信息前,应单独向个人信息主体告知并征得其明示同意;《网络安全法》规定,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窃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获取个人信息,不得非法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等。

在这种情况下,个人或小部分群体因人脸识别信息被滥用而维权的道路困难重重。一是取证不易。由于人脸识别系统具有非接触性,侵权主体可远距离或虚拟距离获取人脸信息,受害者很难证明自己的人脸信息被侵害,进而确定侵权主体。二是索赔困难。大部分情况下,人脸识别系统滥用、人脸信息被非法售卖,对人们的心理和精神健康造成的伤害更大,受害者通常无法衡量事件中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导致索赔困难或获得赔偿少。三是二次伤害率高。人脸信息被侵害,对受害者是一次不小的伤害,维权过程中,受害者不得不复盘事情经过,可能招来他人异样的眼光,从而引发又一次伤害,因此很多受害者选择静待事件平息。

“事后维权是应对人脸识别技术滥用的‘钥匙’,但不是解决这类事件的‘良药’。”邬辉林强调,“我们应从立法创新的角度寻求解决之道。”

制止“滥用” 立法为“药”

《人脸识别应用公众调研报告(2020)》显示,尽管对人脸识别技术仍然心存顾虑,但社会大众对这一技术的整体态度是积极的:超过六成的受访者认为人脸识别“总体利大于弊,推广应用时需注重风险,保障用户知情权和选择权”。

可见,数字时代发展与个人信息保护尤其是人脸信息保护的关系,成为当下我国制订相关法律法规时不得不权衡的一个议题。“发展与规范、放与管的关系很微妙,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放任不管。”邬辉林说。

为此,他提出了如下建议:

提高商业公司人脸信息收集门槛,严格贯彻用户自愿原则和勿骚扰原则,保证人们对人脸识别技术的选择权。如规定居民小区在安装人脸识别门禁系统时,需要经过小区全体住户的同意,并获得他们的签字,且应保留其他的门禁方式供住户选择。

加大超边界使用人脸识别技术的惩治力度,针对人脸识别技术滥用案件的取证不良现象,实行取证责任倒置制度。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不再要求受害者取证,而是要求侵权方取证,侵权方要提交自己未曾侵权的证据,这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受害者的压力,有效预防人脸识别技术滥用行为。

相较于姓名、手机号等基本信息,面部信息属于个人不可更改的生物识别信息,一旦泄露就难以逆转。

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民法典》第1035条明确规定:处理个人信息应征得该自然人或其监护人同意。

《人脸识别应用公众调研报告(2020)》显示:

六成受访者认为人脸识别技术有滥用趋势三成受访者表示已因人脸信息泄露、滥用而遭受隐私获财产损失。

1 大众最难以接受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争议场景为“部分商城运用人脸识别技术,收集顾客的行为和购买手段”。

2 其次为“一些高校运用人脸识别技术收集学生的抬头率、微表情、上课的姿态”。

相对而言,大众更能接受基于安防场景的人脸识别应用,比如公共安全摄像头、闯红灯记录系统等。

高达八成的受访者表示关心过人脸原始信息是否会被收集方保留,以及会被如何处理。

其中,受访者最为关注的是收集方“采取何种技术和管理措施保证收集的人脸信息安全”。

尽管对人脸识别技术仍然心存顾虑,但社会大众对这一技术的整体态度是积极的。

超过六成的受访者认为人脸识别“总体利大于弊,推广应用时需注重风险,保障用户知情权和选择权”。

评论▶▶▶

侵犯个人信息安全岂能如此无孔不入

屈 旌

不知不觉中“脸就被偷了”,一不小心简历就被盗了,表面上为你的手机“清垃圾”,实际上在暗搓搓“盗信息”,典型案例的集中曝光,让人触目惊心。但即便不是3·15,不这么集中披露,日常稍微注意些新闻,也能发现,肆意盗取和滥用个人信息的黑手,已经沿着看不见的网络信号,深深地潜入了生活的各个角落。

扫码点餐就要被强制授权收集个人信息;进个小区或许都需要刷脸识别;找工作发简历被上网有风险;自己朋友圈发张照片可能会被用来造谣;买房要被摄像头“抓脸”,连买卫浴产品都可能被人“抓脸”;点个外卖、买个机票,可能会被大数据杀熟……说好的科技让生活更美好,这样时时刻刻被觊觎、被算计、被挖坑的感觉,谈何美好?

以上每一个案例,都曾经有媒体曝光,也都曾经引发过热烈地讨论。大家无非就是很关心,到底怎样才能妥善地保护好个人信息,避免被“黑科技”玩弄于股掌之间。当然,小心驶得万年船,但当日常生活中的些许便利、甚至连无可回避的刚需,都不得不用个人信息去换取,当众多窃取行为披着个性服务的伪装一拥而上,单凭个人谨慎小心,能有多大的作用?

保护个人信息安全,并不是没有法律约束的。相反,因为这一领域的侵害行为愈演愈烈,近年国家已经出台了一系列相关的政策法规,对于数据收集、使用问题进行规范。但是,违法行为依然如此普遍,如此猖狂,为什么?终究还是法律的威力不够,追究的力度不足,违法的成本太低。

当下,大家都期待着已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业界都认为这一法律的颁布和实施,将对保护个人信息安全发挥重要作用。但是,打击违法犯罪,保护公民安全,只争朝夕。

在期待法律完善的同时,当下就应从每一个个案入手,严厉打击,让已有的法律法规充分发挥作用,也能为《个人信息保护法》的落地打好基础,切实织密个人信息保护的法网。

据中国长安网

责编 谢琳

【免责声明】重庆法治在线网未标有“来源:重庆法治在线网”或“重庆法治报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26,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了然文学

为您推荐

像一簇燃烧的火苗践行入党誓言

像一簇燃烧的火苗践行入党誓言

江北区郭家沱街道网格员陈正英: 像一簇燃烧的火苗践行入党誓言 陈正英(右)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想成为一簇为祖国、...
发挥“兆康速度”全心服务战友

发挥“兆康速度”全心服务战友

武警重庆总队执勤四支队中士杨兆康: 发挥“兆康速度”全心服务战友 杨兆康(右) 今年是杨兆康入党的第7个年头。回忆起...
大力弘扬英模精神 努力建设政法铁军

大力弘扬英模精神 努力建设政法铁军

大力弘扬英模精神 努力建设政法铁军 铜梁区“最美新时代政法干警”先进事迹报告会举行 6月22日,铜梁区“最美新时代政...
高考期间嘉陵江重庆中心城区部分水域禁鸣禁航

高考期间嘉陵江重庆中心城区部分水域禁鸣禁航

本网讯(记者 舒楚寒)为确保中心城区2022年高考和学业水平考试顺利进行,给考生们创造一个“安全、安静、舒...
封存犯罪记录 帮助浪子回头

封存犯罪记录 帮助浪子回头

永川区检察院组织青少年观摩“莎姐”法治教育基地(资料图)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
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高速公路四支队六大队开展普法活动

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高速公路四支队六大队开展普法活动

5月30日,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高速公路四支队六大队联合忠县教委,走进忠县双桂镇中心小学校开展普法活动,并为学生们送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