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党代会精神 喜迎二十大胜利召开
您的位置 首页 了然副刊

在诗词中踏雪寻梅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每当吟诵起元代王冕的这首《白梅》,眼前总会浮现出一幅秀美的雪景梅花图。寒风凛凛,冰天雪地,百花寥落,唯有朵朵梅花喷芳吐艳,疏影横斜,幽香阵阵,将清冷的冬日点缀得生机盎然,令人望之肃然起敬。

梅花是我国十大名花之首,不论是“梅兰竹菊”四君子,还是“梅松竹”岁寒三友,梅都是独占鳌头的。梅花又叫报春花,在传统文化中就是传春报喜的象征,以其独步早春、高洁不屈的品格与勇敢顽强、谦虚奋发的精神,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人。雪中寒梅最引人观赏,踏雪寻梅便由此而生。古往今来,众多文人墨客留下了无数锦篇妙句,许多咏梅花雪韵的诗词赏心悦目,情深意长。

“忆昔孟老号狂客,寻梅不顾瘦驴疲。雪花梅花共徜徉,情高独得咏梅句。”唐代孟浩然归隐山林,一生酷爱梅花,他最为经典的形象就是骑驴踏雪寻梅。明代张岱的《夜航船》里记载:孟浩然情怀旷达,常冒雪骑驴寻梅,曰:“吾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背上。”时值隆冬,大雪纷纷,孟浩然离开长安回老家襄阳,骑着一头驴子自灞桥徐徐而过,道旁傲立几株腊梅,枝干被白雪覆盖,朵朵寒梅迎风傲放,盈盈枝头。孟浩然诗兴大发,不畏严寒,兴致勃勃地欣赏梅花,直入深山老林中。孟浩然的好友王维还专门画了一幅《踏雪寻梅图》,赞赏孟浩然“不畏风雪为寒香”的精神。从此,踏雪寻梅成为古代文人雅士淡泊名利、向往宁静闲适生活的精神寄托。

宋代卢梅坡在《雪梅》诗中写道:“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寒冬骤然而至,梅花迎着漫天飞雪,冲破寒冷,斗雪吐艳,暗香浮动,可谓一树独天下春。诗人雪中寻游,看梅花映雪,琼花纷落的神韵,觉得“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梅不如雪白,雪不如梅香,梅雪争奇斗妍,各显其美,它们二者相依,取长补短,勾勒出一幅冷艳优美的报春图。

宋代陆游是一位咏梅大家,写有150多首咏梅的诗词。“一树梅花一放翁”,他就是梅花,梅花就是他,简直进入了花人合一的境地。其《落梅》二首写道:“雪虐风饕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过时自合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醉折残梅一两枝,不妨桃李自逢时。向来冰雪凝严地,力斡春回竟是谁?”大雪纷飞,狂风怒号,梅花愈加表现出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越是冷得彻骨,越是冰中孕蕾,雪里放花,铁骨铮铮,高格清韵,试论百花,谁可与之比拟?梅花既是抗寒的勇士,也是报春的信使。

宋代李清照的《清平乐》曰:“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踩着吱嘎作响的积雪赏梅,是年少时代最美的回忆,词人常常沉醉于插梅花的兴致中。后来虽然梅枝在手,却无好心情去赏玩,只是漫不经心地反复揉搓着,泪水不禁沾满了衣裳。而今漂泊天涯,两鬓稀疏的头发也已斑白,实在是不忍看也不愿看那“零落尘泥”的梅花了。全词构思奇巧,笔触细腻,通过抒写赏梅表达作者在不同生活阶段的不同心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毛泽东主席的这首《卜算子·咏梅》,立意新颖,高昂奋进,将寒梅的品质刻画得既形象又深刻。透过这纷纷扬扬的冬雪,蹁跹而来的梅花释放着馨香和暖意,鼓舞着人们不畏艰险,勇往向前,自强不息去迎接春天的到来。当大地回春,它默默隐没在百花丛中,悄然离去。这样的气节、这样的风骨,正是中华民族伟大精神和崇高品格的生动写照。

◎ 钟 芳(作者作品散见《中国纪检监察报》)

【免责声明】重庆法治在线网未标有“来源:重庆法治在线网”或“重庆法治报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26,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了然文学

为您推荐

晚归 (外一首)

晚归 (外一首)

◎ 明月山 夕阳挂天边, 彩云伴入眠。 归望萦细雾, 老少猎奇幻。 远山着细浪, 青黛似琴弦。 农家炊烟起, 把酒夜...
北碚

北碚

◎ 张静 从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 从缙云山,从二十年前 迎着白云深处的千呼万唤 北碚,呼之欲出   ...
旧物

旧物

◎ 梅子 小区对面新开了一家餐馆,有几个朋友从外地来访,便请他们到这家餐馆就餐。进了餐馆发现,内部的装修颇有一股怀旧...
漫话七夕

漫话七夕

◎ 丁福文 中国传统节日甚多,大多数与先民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或与纪吊先祖、凭吊先贤英烈有关。唯独“七夕...
在梦一方

在梦一方

◎ 胡 鑫 院里的芭蕉已亭亭如盖,而携着巴山夜雨的梦却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不思量,自难忘。”难忘初夏的中宵,澄...
沉重的奋争者之歌  ——《人是活的》读后

沉重的奋争者之歌 ——《人是活的》读后

◎ 郑京鹏 前不久,得知重庆作家吴丹先生创作的现实主义题材长篇小说《人是活的》出版。已经先睹为快的文友都说,那是一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