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征程新伟业 全面推动党的二十大精神在重庆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您的位置 首页 了然副刊

猫的森林

我所工作的监狱中心食堂栅栏外有个花台,上面长着一些我不知道名字的植物,小半米高,密密麻麻,一眼望去看不真切,但却是猫的“森林”。

猫的数量我有心数过几次,但是一次都没有数对过,而猫的来历也许只有它们自己清楚吧。每到阳光明媚的时候,中心食堂前的小坝子就会有许多小肚皮对着太阳问好,黑的、白的、花的,俨然一个大家族。每当我工作进入那路人看似神秘的高墙时,那迎面而来高大灰色的墙体,给我的心平添了沉甸甸的分量。每当此时,我会不由自主地瞥一眼林中的那些小生命,那本来灰色的墙瞬间就多了几分暖意,凝固的空气也灵动起来。

我和猫的缘分始于去年初,当时受疫情影响,“14+7+7”的勤务模式是难熬的。夜晚,寒风刺骨,倦意难挡,我们特警大队仿佛“夜鹰”,穿梭在监区的内阁角落,万物都在睡梦之中,一片静谧。我们这些“夜鹰”被灯光拉长的身影,坚定地移动在仿佛凝固的夜色里。

这一次,我行走在监区,看到一只脸上斑点特别对称的大花猫静静地蹲在坝子,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盯着我们,像是一位等候多时的朋友,我们透过口罩报以微笑,对黎明又多了几分期待。

战友一说起猫就眉飞色舞,常常会问我:“是不是它们跑到其他监区去了?”我摊开双手摇了摇头,他只好悻悻地将手中已开封的火腿肠放回抽屉。

猫与这里那些失去自由的人们仿佛有着天然的缘分。一天下午,服刑人员在监舍自由活动时段中,我看到他们小心翼翼地剥着一根一根火腿肠,轻轻推出栏杆之外,窗外端端正正地坐着一群小脑袋,眼睛紧紧盯着栏杆。我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平时看不见的笑容,不知道他们在喂猫时想起了谁,又被谁点起了眼中的希望。

猫像是灯,在有猫的日子,让我在疲惫时激起对生活的热爱、昂扬的斗志,但更多的时候是没有猫的日子。长期的封闭勤务,日复一日地工作,无一不使人倦怠和迷茫。战友告诉我,“工作既要埋头做事,又要抬头看路”。我的路在哪儿呢?

《周易》上说“君子终日乾乾”。我突然想到,改造人的工作是一项伟大而又艰巨的工程。在这平凡、单调的监管工作中,我看到了失去自由、迷失方向的人们仍充满对鲜活生命的眷爱。“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们有责任也有能力帮助这些迷途的人们重走正途、获得新生。

昨夜万物安然,远方黎明破晓,小猫们趴在森林中酣睡,“夜鹰”也归巢了。我想,我们这些“夜鹰”一定能够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周围的世界,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温暖美好。

◎ 刘岱鑫(作者单位:重庆市三合监狱)

【免责声明】重庆法治在线网未标有“来源:重庆法治在线网”或“重庆法治报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26,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了然文学

为您推荐

远方

远方

远 方 摄影 苗 青
一诺之重 可托来生

一诺之重 可托来生

◎ 杨旭军 对没事喜欢到处跑的人,现在人们有个很贴切称呼——驴友。拿现代眼光看,几百年前的徐宏祖是个超级驴友。 说徐...
踏雪归乡(组诗)

踏雪归乡(组诗)

◎ 正行 昨夜,我看见了雪 昨夜,我看见了雪 在年急匆匆的脚步声里 像群被惊扰的蜜蜂 纷飞在一扇低暗的窗前 &nb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