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党代会精神 喜迎二十大胜利召开
您的位置 首页 深关注

侵害社会核心价值理应予以重罚

▲2021年12月17日,重庆市沙坪坝区的胡女士在警方的帮助下,与阔别30年的儿子小何相认(资料图)
▲著名宪法学专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

编者按:

近日,法学界出现了关于是否应该提高收买妇女儿童罪的刑罚的热烈辩论,不同的观点激烈交锋。

有学者建议提高收买妇女儿童罪的量刑。反对者认为,买家可能数罪并罚不可只看一款之量刑,而确立“极刑”也可能导致司法实践难以在熟人社会中落地。

著名宪法与行政法专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则从宪法角度提出了新观点:对于收买妇女儿童罪量刑不应只停留在技术层面,此类案件的核心,是触犯到了社会共同体的核心价值,即每个人都有免受支配和奴役的权利。基于对这一核心价值的保护,应提高收买受拐卖妇女儿童罪的量刑。

如果买受得到放纵 就会刺激更多的需求

记者:我们注意到,对于拐卖妇女儿童问题,有学者提出,将收买妇女、儿童犯罪的量刑从刑法规定的3年提高;但也有学者认为,提高量刑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导致此类案件起诉减少,起到反作用。你怎么看待这一分歧?你认为有必要提高量刑吗?

王锡锌:我认为应该加重收买妇女儿童罪的刑责。我注意到,刑法学者已经展开的争论,主要是从刑法作为治理技术的层面而展开的,这虽然对理解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的制裁具有治理技术层面的意义,但我们必须意识到:在讨论拐卖和买受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犯罪时,不能忽略前提性的,也是最核心、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价值选择问题。价值判断和选择是定罪和量刑的前提。

任何人,生而为人,都应享有不被奴役的权利,这是人的尊严和自由的核心,理应成为社会共同体核心价值。我国宪法第33条规定的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第37条规定的人身自由,第38条规定的人格尊严等条款,是对人的尊严、自由和权利的明确宣告,这些条款承载着共同体对人的权利和尊严等核心价值予以保障的承诺。

我国刑法关于拐卖妇女儿童罪的起刑是5年以上10年以下;对情节严重的,可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可以判处死刑。可见,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匹配了非常严重的罪责。但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所匹配的刑责最高刑期只是3年有期徒刑。尽管有学者从刑法第241条体系解释的角度,认为收买行为只是一种犯罪预备,如果在收买妇女之后实施强奸、非法拘禁、伤害等犯罪,可以数罪并罚,也会引发很严重的罪责,但关键问题是:刑法为什么要对同为奴役妇女儿童的拐卖行为和买受行为的罪责做出如此悬殊的区别对待呢?

拐卖和买受妇女儿童的本质都是对人的核心价值的侵犯,都是对人的奴役。如果我们对本质相同的犯罪行为所面临的罪责做如此大的区别,这几乎是在放纵买受行为。如果买受得到放纵,就会刺激更多的需求。

对买受妇女儿童的行为加重罪责,并不等于重刑主义。重刑主义的特征是严苛的刑罚、轻罪重罚;但买受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所侵害的是社会的核心价值,并不是轻罪,重罚理所应当。

在对社会共同体核心价值的侵害意义上,买受人口和拐卖人口本质是相同的,对这种犯罪行为加重罪责,符合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更重要的是,将买受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行为规定为重罪并相应地加重刑责,这是非常必要的价值纠偏,可以矫正被扭曲的价值立场。借助围绕特定个案的公共关注和讨论而进行这种价值纠偏,是维护共同体价值秩序的契机,是落实宪法所宣告的人的权利的重要“宪法时刻。

记者:曾有媒体分析了2014年~2021年中国裁判文书网以“收买被拐卖的妇女罪”检索的400份司法裁判文书,并得出结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罪与强奸罪并罚,以及收买被拐卖的妇女罪与非法拘禁罪并罚的判决的占比很小,绝大部分案件仅判决构成收买被拐卖的妇女罪,刑罚轻缓,为一年左右。”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王锡锌:买受被拐卖妇女的行为绝大多数会涉及后续的违背妇女意志的性行为和限制人身自由行为。但在实践中,对犯罪者的强奸罪和拘禁罪追究难度相对更大;尤其是这些行为如果发生在婚内,在乡土环境中对婚姻家庭关系中的强奸、限制自由等犯罪的追责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提到的在400份司法裁判文书中对犯罪人数罪并罚的情况很少,这也说明刑法241条试图通过对买受妇女之后强奸罪、非法拘禁等罪责的数罪并罚来进行体系化追责的立法设计,在实践中是难以奏效的。这也间接表明,刑法对拐卖行为与买受被拐卖妇女行为罪责的区别对待,不仅会发出被扭曲的价值信号,而且这种价值扭曲还会传导到后续的刑事司法过程之中。

通过法律调整而作出价值宣告 进行价值纠偏

记者:有观点认为,拐卖案件中存在相关部门执法不严的问题,实践中是否存在这种现象,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如何解决?

王锡锌:执法不严是明显存在的,甚至还存在漠视、包庇等行为。我觉得这些问题的根源,首先是因为法律传递了一个错误的价值信号:即买受行为与拐卖行为是两回事,危害性不同。

由于刑法对买受妇女儿童行为与拐卖行为做了差别性规定,这不仅会让买家觉得买受妇女儿童跟拐卖行为不同,降低其行为的罪恶感,甚至觉得自己花了钱买,理直气壮,同时也导致行政管理部门、司法系统淡化对这一犯罪行为危害性的认识,最终加剧价值扭曲,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按照刑法规定,明知买受被拐妇女儿童,仍然帮助办理户籍、婚姻登记等行为,可构成买受行为的共同犯罪。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办理各种管理性的登记手续,需要经过非常复杂的管理程序,为什么这些手续在村委会、县乡能够办下来?难道基层管理机构的人员不了解情况吗?

实际上,被拐卖妇女儿童的落户、婚姻登记等手续必然存在较多的非正常操作的情形,很多是通过人情、甚至是行贿受贿等灰色甚至黑色渠道才可能完成。

由于刑法对买受妇女儿童罪所规定的罪责很轻,所以帮助办理户口、结婚登记等手续的工作人员的犯罪成本也相应地很小,这无形中助长了买受妇女儿童共同犯罪的利益链条。利益链条一旦形成,大家就成了一条船上的人;如果碰到追查相关责任的情形,地方管理机构和人员的敷衍、推诿、甚至掩盖罪行的情况也就在所难免,这会进一步恶化对买受妇女儿童犯罪行为进行追责的基层生态。

因此,在刑法规定中加重对买受妇女儿童行为的罪责,不仅会打击买受行为,也会产生一个溢出效应,使基层行政系统可能出现的共同犯罪利益链条,面临更高的犯罪成本,对此类行为相关的基层利益生态系统产生抑制效应。

记者:你一直强调拐卖案件涉及到我们的“共同价值”,在现实社会中,这一价值是否被普遍接受、普遍认可、普遍遵循的?或者说,如何让这一“共同价值”成为普遍被认可和遵循的?你有何切实可行的建议?

王锡锌:我前面说了,拐卖与买受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本质上都是对人的奴役,是对人之为人的权利、尊严和自由最严重的践踏,这就是我所强调的“共同价值”。这些共同价值一直被宣告,但并未得到普遍认同,更没有得到普遍遵循。

相对于通过宣教,慢慢地改变人们对买卖妇女儿童行为的认知而言,一种更好的教育方式是通过法律调整而作出价值宣告,进行价值纠偏。

立法虽不是万能的,但如果法律连态度都不明确,我们所期望的改变,从何而来?收买人口的法律规则的调整,需要刑法技术和执法现实层面的考量,但这个问题绝不应该局限于操作技术层面,而必须延伸到价值层面。只有在价值层面掀起波澜,作出明确而坚定的价值宣告,才能传导出方向性的价值信号,这样方能抑制潜在的需求,方能刺激管理者的神经,方能激活执法者责任感,从而在守法、执法和司法的系统中收牵一发而动全身之效。

【免责声明】重庆法治在线网未标有“来源:重庆法治在线网”或“重庆法治报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26,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了然文学

为您推荐

精准斩断围猎老年人的诈骗黑手 荣昌区“三箭齐发”打击整治养老诈骗

精准斩断围猎老年人的诈骗黑手 荣昌区“三箭齐发”打击整治养老诈骗

第三次打击整治养老诈骗专项行动推进会 区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区专项办主任黄家能到清升镇八斗丘小院开展打击整治养老诈骗...
重庆市应急管理局:鼓励举报违法行为 最高可奖励30万元

重庆市应急管理局:鼓励举报违法行为 最高可奖励30万元

本网讯 7月26日,记者从市应急管理局获悉,该局通过市安全生产举报奖励工作专班积极策动,与市交通局、市高速集团、市高...
2022智博会:8月22日在渝开幕聚焦“智慧城市”主题

2022智博会:8月22日在渝开幕聚焦“智慧城市”主题

本网讯 7月28日,2022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简称智博会)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了解到,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
交通执法巴南区大队:走进辖区码头治超 警示约谈相关公司

交通执法巴南区大队:走进辖区码头治超 警示约谈相关公司

本网讯 日前,交通执法直属支队巴南区大队联合巴南区交通局、巴南区港航事务中心及巴南区公路事务中心走进佛耳岩码头对码头...
丰都县委党校:举办中青年干部培训班 探索“自主管理”新模式

丰都县委党校:举办中青年干部培训班 探索“自主管理”新模式

本网讯 近日,丰都县委党校立足中青年干部培训班,通过选举班支委、召开“自主管理”主题班会等形式,探索教育培训“自主管...
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数字人民币应用增长快 开立个人钱包308.1万个

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数字人民币应用增长快 开立个人钱包308.1万个

本网讯 7月26日,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发布消息,自今年4月重庆市全面启动数字人民币试点工作以来,全市数字人民币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