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党代会精神 喜迎二十大胜利召开
您的位置 首页 了然副刊

一扇窗的快乐

窗,不用说,是用来采光通风透气的。《说文》解释说:“在墙曰牖,在屋曰窗”,可见窗与牖不尽相同。不同在哪,在位置。秦以前,窗多半是开在屋顶的,开在墙上的称“牖”。我自然也想开扇天窗,仰卧床榻以观日月星辰,可我怕楼上的邻居不乐意。

常识告诉我,一间房开一扇窗。

可我仔细反复数过,我蛰居的这套房不多不少,刚好一扇。窗在哪,卧室。当然还有一个逼仄的小厅,一方可容身洗衣机的阳台。阳台紧临邻家墙壁,且有浓荫覆盖。阳光灿烂的日子,厅里伸手可见五指,倘淫雨霏霏或薄暮冥冥,想要看清五指,就非得假以灯光。厨房难道就没有置窗?有,只不过一方孔洞而已。我将其称之“牖”。我不知道古时候的牖面积几何,我猜想,应该与我厨房的牖差不多。《论语·雍也》有这样一则故事:“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伯牛住的肯定不是楼上,不然孔圣人怎么和他“执手”?那么,牖也肯定不大,不然弟子见到老师亲自来探视,岂不要施礼作揖?只能伸出一只手,足见其小。

钱钟书先生说:“门是人的进出口,窗可以说是天的进出口。”我喜欢透过这个天的进出口观天望地,与外界沟通。我家的一扇窗,虽不大,可那是飘窗。窗外有一片小树林,林中自然没有家乡下江的垂柳,没有桑树梓树,没有泡桐苦楝,有的,多是苍天古朴须髯飘飘的黄桷树,一柱擎天的椰子树,有美丽的针葵,还有三五株玉树临风的黄葛兰。树林有曲径通幽,一丛一丛的凤尾竹延围墙伸去,很远很远。

我经常坐在飘窗发呆,或是从窗口寻寻觅觅。窗外没有车水马龙,没有西岭积雪,没有翔集鸥鹭,当然更不会面朝大海。但有竹影婆娑,绿波摇曳,有清风明月,四季轮回。早间,有晨练老者的曼舞;傍晚,有散学稚童的轻歌;夜幕降临,悠扬绵邈的广场舞曲会准时飘然而至。一扇窗,自然不能“倚南窗以寄傲”,但无丝竹之乱,案牍之劳,也算是清恬安逸。虽不能“清风北窗下”,可总比茅屋秋风惬意得多。目光再往稍远一点的地方望去,便是李商隐曾经夜宿过的巴山。尽管巴山的酒馆茶肆、驿站卒铺,早就被林立的高楼、热热闹闹的公交站牌和一枚枚容光焕发的商标替代,可每每想起诗人当年困囿巴蜀,在层层叠叠的大山里企盼西窗剪烛,共话夜雨秋池,那种柔软的乡愁就一缕一缕地噬啮得我痛彻心扉。

一位诗人朋友,想来看我书房,我付之一笑:我的书房静静地锁在几千里之外的滨江古城!那是一个宽敞明亮的所在。一扇大窗,蓝的天,白的云,尽收眼底。窗台上,摆满盆花异草。每临夏日,防护网上爬满了藤藤蔓蔓的绿,垂吊的丝瓜好大好甜。我把那莹莹的绿摄入镜头,煮进文字,收获了不少惬意与惊喜。没有书房的我,如今闲来也会读书,读的是电子书。我常常抱膝独坐飘窗,了无尘念,一边享受窗外树的絮语,鸟的和鸣,花的芬芳,一边缓缓轻刷平板。

电子书,是我的又一扇窗。一扇纵览古今,醉心于远方的心窗。

驻足窗前,我常常想起家父生前说过的一句话:屋宽不如心宽。莫非,老人家是刘伯温转世,掐好了我的前世今生?

夜阑人静,我便落座于客厅一隅的餐桌,打开电脑,搜搜新闻网页,咀嚼心仪的文字。兴之所至,偶尔也码字几行。那字,多多少少都带点辛酸麻辣的味道。

这是一座多雨的山城,常常夜间雷雨交集,白天阳光灿烂。雨后的空气异常清新,窗外风景旖旎,一片新绿。我喜欢在雨后的清晨,握一盏茶,守一扇窗,一边耽溺在袅袅古筝的云水禅心里,一边梳理流逝的时光,和那些留在时光里的记忆。我把我的蜗居定名“一窗斋”。一扇窗有何不好?只要心怀清雅,超以象外,一扇窗同样可以伴万家灯火,守一帘清风;一扇窗同样可以留住满天朝霞,一窗诗意。从一扇窗看出去,大千世界一样的色彩斑斓,一样的绚丽多姿。我想告诉张爱玲,从我这扇窗看月亮,比哪扇窗都要皎洁一些。

◎ 史良高(作者作品散见《重庆日报》等报刊)

【免责声明】重庆法治在线网未标有“来源:重庆法治在线网”或“重庆法治报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26,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了然文学

为您推荐

七月的叙述词  (外二首)

七月的叙述词 (外二首)

◎ 章洪波 一只蝉用腹部,弹奏夏天 草籽正在发育,它低头的模样 越来越像一个含羞的少女 故乡的田埂,到处都是燃烧的火...
续写党的芳华

续写党的芳华

◎ 马庆民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二十年前的七月一日,我...
瀚海之舟

瀚海之舟

摄影 张德华
祖母的人生

祖母的人生

◎ 周玉祥 我躺在沙发上读朋友从老家带来的《接龙镇志》,按照阅读习惯,我打开书先浏览,再细读。浏览到《人物名表》一目...
凤凰

凤凰

◎ 王行水 一抹弯月领路 嚯嚯叫着 蓝凤凰腾空而起 巨大的翅膀 从天上拍到地上 我心飘荡   是谁在天空泼...
与一枝荷对视

与一枝荷对视

◎ 鲁亚光 初夏,风细,天热 日头毒,荷池开阔 在池的一角 果然与一枝红荷相遇 我相信这是一种缘 肯定是第一枝绽开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