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征程新伟业 全面推动党的二十大精神在重庆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您的位置 首页 了然副刊

不过是从头再来

手机响了,点开一看,是一位自称涛哥的人请求添加微信好友。

涛哥?莫非是王涛?以前我们都这样称呼他。点开微信头像一看果然是他。

“这些年你去哪里发大财了?”我通过验证后立即问他。

“惭愧!没能发财哦,倒是收获了深刻的教训。你想不到吧,我因一时糊涂在经济方面犯了事,进去改造了五年。前几天才回家,刚翻出以前的通讯录,准备向老朋友一一问候呢。”涛哥回复。

改造?我以为看花眼了,定睛一看,没错。难怪这些年他一点音讯都没有。可这毕竟不是什么风光的事,他却说得云淡风轻,让我很是惊讶。

涛哥是我学生时代的师兄,曾是名满校园的才子。毕业后他去了珠三角打拼,凭着聪明才智和一股闯劲儿,从普通打工仔一步一步坐到名企高管的位置。那些年,他经常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每次老友聚会他也出手阔绰,让众多学弟学妹很是羡慕。没想到他却在壮年时期栽了跟头,实在令人痛惜。

“那你以后怎么打算?”我小心翼翼地问。毕竟经历了这档事,家境肯定不及从前。

“沿海有家私企请我去做管理,我准备过段时间去看看。其实就算做不了管理,当个一线工人我也乐意。当年离开校门时,不就是从普工做起嘛。我今年五十岁,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说到这里,涛哥给我发来一张照片:“看看,这是我刚完成的书法作品。”

我点开一看,洁白的宣纸上,“从头再来”几个毛笔字苍劲有力。

从头再来!涛哥这几个字让我很是感慨。在常人看来,五十岁已值人生的秋天,这个年龄重新出发,道路肯定艰难,可他似乎已做好知难而上的准备。

我想起另一个朋友小刚。小刚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曾经是本地商界的风云人物,大概在七八年前,听说他因一次投资失败,亏得血本无归,连家里的房子都抵给了债主。用旁人的话说,他辛苦奋斗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之后多年我再没见到小刚,直到前次在一次聚会中偶然遇见。他看上去神采奕奕,明显日子过得不错。他主动向在场的朋友讲起那段经历。

当初生意失利曾令他一度万念俱灰,他每天浑浑沌沌地过日子,感觉自己的人生已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某一天,他把自己灌得半醉,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瞎逛。突然他听到一家店铺在播放歌手刘欢的《从头再来》。激昂的旋律,鼓舞人心的歌词让他格外触动,他听着听着竟流下了眼泪。那一刻,他痛下决心,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

经过几年的奋斗,小刚终于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如今他欠下的债务早已还清,且在新拓展的领域里混得风生水起。

我给涛哥分享了小刚的故事,并由衷为他送上祝福。涛哥回了一个笑脸说:“前半生已归零,好在我有健康的身体,有勤劳的双手,有从头再来的勇气,只要我能汲取教训,踏踏实实地走好人生的每一步,相信我一定会东山再起。”

◎ 周成芳(作者系开州区作家协会副主席)

【免责声明】重庆法治在线网未标有“来源:重庆法治在线网”或“重庆法治报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26,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了然文学

为您推荐

远方

远方

远 方 摄影 苗 青
一诺之重 可托来生

一诺之重 可托来生

◎ 杨旭军 对没事喜欢到处跑的人,现在人们有个很贴切称呼——驴友。拿现代眼光看,几百年前的徐宏祖是个超级驴友。 说徐...
踏雪归乡(组诗)

踏雪归乡(组诗)

◎ 正行 昨夜,我看见了雪 昨夜,我看见了雪 在年急匆匆的脚步声里 像群被惊扰的蜜蜂 纷飞在一扇低暗的窗前 &nb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