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党代会精神 喜迎二十大胜利召开
您的位置 首页 了然副刊

既然青春留不住

在懵懂的年纪做过的那些傻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真的觉得那时的你很傻吗?让你脑海中初次定义爱情的那个他或她,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记得吗?那些都是你的青春。

你走在路上,看到过无数的面孔,和不同的人擦肩而过。也许感到疲惫,有时想要慢下脚步,或者干脆停下来,看路边的花草开得多好。但最终你还是决定继续走下去,因为下一站也有不同的风景。这就是你的生活。

城市,站台,总是人潮汹涌,是什么在牵引着你一路向前?试着回头看看,刚刚走过身旁的那个人,是谁?

他和你一样,生活让他感到迷茫而渴望。他是你少年时的同窗,在日记本里写下:今天我第一次用温水刷牙,这种感觉很好,很温暖。你呢,电动牙刷设置的三分钟时长,第一次刷满三分钟时,你也曾露出过会心的微笑。

橱窗外路过的那个女孩子,不就是那个羞涩地把信封夹在物理书里给你递情书的她吗?可那时的你不解风情,以此信无处存放为理由,冷冰冰地浇灭了一朵可能发展成爱情的小火苗。

那个在地铁闸口骂骂咧咧,让人讨厌的大叔,不就是在中学时代最爱欺负小同学的“老大”吗?现在,他急急忙忙赶路回家,只为陪女儿去小区楼下玩沙。

2008年,曾想瞒着所有人买张火车票赶往灾区参加救援的小丁,早已成为两个孩子的爸爸。他是你的邻居,每天坐在路边的梧桐树荫下,静静地吹着风,喝着茶。

老友大壮爱得炽热,因为复读,和上大学的初恋女友分散两地。某天,大壮突然失联,后来得知,他独自坐了15个小时绿皮火车,只为去她的城市见她一面。他还像当年一样,这一次,为了去见新女朋友,他正在酒店隔离。

看到陌生人在大雨中哭泣,你是多么想上前说句话,既不是安慰,也不是鼓励,只是想说点什么,那个才是真实的你。大雨中的他让你想起儿时蹒跚学步的表弟,在巷子里你捉弄他,故意把他远远地甩在身后,幼小的他努力地寻你,直到哇哇大哭,躲在墙角的你才出现。你自责,第一次感觉被别人需要,永生难忘。

多少年前,想要寻找那盘心爱的磁带,你骑着自行车跑遍大半个城市的音像店。当然,也有可能你早已忘记了青春里还有一个叫陈绮贞的歌手弹着吉他。

那个伴随了你记忆二十多年的街心花园,不到一周时间就拆得七零八落,你好像也没那么惊讶和不舍。毕竟你的生活在电梯的十二楼,不在街心花园里。

拐角那个垃圾桶旁边,在二月十五日的早晨,多了一束不知是谁想要送给谁的玫瑰花。它们开得很好,但却躺在地上,你经过后又返了回来,然后把那束玫瑰放到了旁边的玻璃窗上。

生活就是那样子,只是你的青春慢慢溜走了,年纪渐渐长了,能记住的忘不了,忘却了的永远也记不住。十七、十九、二十五、二十八,突然到了三十七,看到镜子里胡子拉碴的自己,庆幸头发虽然白了不少但好在没少多少。可能三十七岁的你终于感觉到了温度,不是春天的温度,也不是冬天的温度,而是三十七度,那个刚刚好的,生活的温度。

◎ 赵爽(作者单位:巫山县公安局)

【免责声明】重庆法治在线网未标有“来源:重庆法治在线网”或“重庆法治报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26,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了然文学

为您推荐

七月的叙述词  (外二首)

七月的叙述词 (外二首)

◎ 章洪波 一只蝉用腹部,弹奏夏天 草籽正在发育,它低头的模样 越来越像一个含羞的少女 故乡的田埂,到处都是燃烧的火...
续写党的芳华

续写党的芳华

◎ 马庆民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二十年前的七月一日,我...
瀚海之舟

瀚海之舟

摄影 张德华
祖母的人生

祖母的人生

◎ 周玉祥 我躺在沙发上读朋友从老家带来的《接龙镇志》,按照阅读习惯,我打开书先浏览,再细读。浏览到《人物名表》一目...
凤凰

凤凰

◎ 王行水 一抹弯月领路 嚯嚯叫着 蓝凤凰腾空而起 巨大的翅膀 从天上拍到地上 我心飘荡   是谁在天空泼...
与一枝荷对视

与一枝荷对视

◎ 鲁亚光 初夏,风细,天热 日头毒,荷池开阔 在池的一角 果然与一枝红荷相遇 我相信这是一种缘 肯定是第一枝绽开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