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征程新伟业 全面推动党的二十大精神在重庆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您的位置 首页 了然副刊

我的父亲

◎ 牟伦祥

2022年5月27日下午5时06分,父亲仙逝,享年93岁。

这几天,小区黄葛兰花开正茂,我却一点感受不到香气盈鼻。深夜临窗,回忆满是陈旧的忧伤,想念的痛,让我彻夜难眠,泪水总是伴着时钟的滴答声悄然落下……

父亲是个苦命的人。父亲出生于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1929年,上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兄长,下有一个妹妹,与祖母相依为命,家里一贫如洗,岩洞栖身。早些时候,祖父在川江上拉木船,挣的钱用于吃喝玩乐,完全不顾及家中妻儿老小。

为了活命,父亲很小就靠吃野菜度日,稍大些便与伯父外出讨饭,经常偷偷溜到有钱人家的洗碗池捡拾米粒,拿回家煮着吃。在这过程中,父亲饱受有钱人的白眼和奚落,更有甚者,放出恶狗对赤手空掌的小小孩童进行驱赶。到老,父亲的手背、小腿上恶狗撕咬的疤痕仍清晰可见,特别是幼年精神上受到的惊吓和歧视,父亲铭记一辈子。

父亲是个勤劳的人。父亲个儿不高,劳力不强,在农业生产中算不上一把好手,但栽秧割谷、挖地挑粪样样都会。为维持一家八口生计,父亲除了参加生产队劳动之外,还为集体饲养耕牛来增加工分,父亲每天天不亮上山割草后才出工,牛儿养得体肥膘壮,经常得到大队表扬。

我15岁那年考上高中,父亲为筹集书学费,想方设法多种小麦和玉米,成熟后拿到市场上变卖。那时我家的粪桶一只大一只小,父亲挑粪不平衡,爬坡上坎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他矮小佝偻、缓缓移步的身影至今犹在眼前晃动。我读高中那几年,家里日子最为艰难,父亲起早贪黑,忙里忙外,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攒钱让我顺利完成了学业。

父亲是个善良的人。童年的苦难经历,让父亲生成一副菩萨心肠,对社会底层弱者心生怜悯,热心相助。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外地来家乡讨饭的“叫花子”络绎不绝,父亲想到自己曾经的遭遇,毫不犹豫从家中端出半碗大米、小麦或豆类粮食给对方。若是遇上吃饭节点,他一定要盛一碗给讨饭的人。一次夜色降临,有母子三人讨饭经过房前,父亲拿出一床半旧棉絮让她们蜷缩屋檐下,结果孩子肚子拉,弄得棉絮上到处是粪便,父亲毫无怨言。

父亲年轻时学过理发手艺,生产队社员一般选择中午放工后来理发。当父亲给最后一人理完后,总要挽留对方吃饭。对此,我们几兄妹心里有些不悦。父亲看在眼里,吃饭时他自己主动少吃一碗。事后告诉我们说:“饭食好孬是待客的,多吃一点少吃一点饿不死人。”父亲心地善良,乡邻有口皆碑。

父亲是个正直的人。父亲本分老实,铁面无私,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担任生产队出纳员,任何人休想从他手上借走一分一厘公款。一次,队长想利用职权借公款被父亲婉言拒绝后,队长给父亲“穿小鞋”,寻机解除其职务。社员不干,深得大家信任的父亲很快又恢复原职。

1984年5月,我考上招聘乡干部。父亲看我头发很长,说干部要像干部的样,不由分说给我理发。在理发过程中,父亲一直在说当干部心莫黑、莫贪,要为百姓说话,别对群众高傲。父亲朴实的语言,为我以后工作敲响了警钟。1995年,父亲得知我考进检察机关,又给我理发,他边理边对我讲:“听说检察院是管‘刀把子’的,不能只听一面之词,要两边听才晓得哪个对错。”我暗暗吃惊,父亲的话竟如此富有哲理,几十年来我牢记在心,人生没走弯路。

然而,世事难料。今年1月,父亲被查出膀胱癌,我根本没料到死神降临这么快!3月岳母才病故,我还未走出悲痛的阴影,5月又突然遭遇父亲离世。虽说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但亲眼目睹一个个亲人永别人间,怎不叫人肝肠寸断?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父亲的养育恩我还未报答,他却走了。望着坟前袅袅升腾的香烟,无限哀思涌上心头。这一世,父母有幸和子女相遇,是老天赐予无法剪断的缘,血浓于水的父子亲情,让我终生不能忘记,自己的根来自哪里。

父亲,去天堂路上,您一路走好!

(作者单位: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免责声明】重庆法治在线网未标有“来源:重庆法治在线网”或“重庆法治报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26,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了然文学

为您推荐

巴音布鲁克

巴音布鲁克

巴音布鲁克 摄影 林廖君
春耕的号角(外二首)

春耕的号角(外二首)

◎ 朱永娇 春天的钟声,从屋檐下的灯笼摇曳里 听懂了喜悦的心情 轻风走近河流,植物上的雀鸟 像是唱诵的说春人 将朴素...
趁元宵,许一个美好(外一首)

趁元宵,许一个美好(外一首)

◎ 流河 坐在柔和的月光下 感受一缕缕温暖的南风 穿梭在人群中 流连一盏盏明媚的花灯    尝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