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征程新伟业 全面推动党的二十大精神在重庆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您的位置 首页 了然副刊

黄葛树下的记忆

◎ 李秀玲

我的家乡在重庆,这山水之城里流淌着许多美好的故事,而黄葛树,就是其中最闪耀的一抹记忆。

以前我家住在厂区老式的平房,周边有几棵大小不一的黄葛树,最大的一棵正好在街头,树干古朴苍劲,树叶层层叠叠,繁如伞盖,格外惹人注目。

小时候,总是听外公说:黄葛树是有灵性的树,所以人们喜欢把黄葛树种在岔路口,作为路标。远方的游子归来,依靠黄葛树来识别家乡。只要一看见这棵熟悉的黄葛树,就知道快到家了,浮躁的心灵莫名的就安定下来。而我家前院旁也有几棵小小的黄葛树,稀疏的树叶下掩映着我家的石桌子、石磨子。我最亲爱的外公曾在黄葛树下叼着长长的烟杆,吱吱嘎嘎地磨出豆花;也曾坐在那把老藤椅上,让我趴在他的身上,用我灵活的小手给他拈出扎眼的倒眼睫毛。岁月的时光已刻写在那几株黄葛树下一老一少的身影中。

厂区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大约一公里长,从最里面高大气派的大礼堂一直连到外面的公交车站,马路两旁都是黄葛树。

春天,黄葛树发出了新芽,粉嫩嫩的黄葛苞儿紧紧地裹在一起,像个才出生的婴儿,紧皱着眉眼。小小的苞朵儿见风就长,过了几天,就像个小孩子般嘻嘻哈哈地咧开了嘴,随着春风轻轻荡漾,似在等着大人的拥抱与夸奖。夏天,繁茂的枝叶如巨伞般合在一起,遮住了耀眼的阳光,隔开了盛夏的炽热。走在树下,仿佛进入了一个清凉世界,偶尔有细细碎碎的阳光穿过树枝洒下,投射在地面,这里像朵花,那里像个牛角,一脚踩上去,哈哈,花和牛角都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大脚丫。

父母带着年幼的我去爬山,附近的老婆婆在山顶或是垭口最大最浓密的那棵黄葛树下支着小木桌,摆上几碗老荫茶,大大的土碗,透明的玻璃片盖在上面,匆忙的人们走得口渴了,掏出两分钱,端着一碗老荫茶一饮而尽,然后抹抹嘴角,继续赶路。而清闲无事的人们,就在黄葛树下歇歇脚,聊聊天。

彼时,幼小的我觉得,黄葛树和老荫茶是绝配,在密密匝匝的树枝下,喝上一碗苦涩涩的老荫茶,等着唇齿间一股回甜之味油然而生,顿时,额头的汗珠没了,一阵风儿吹来,浑身上下清凉得不得了,有时还要打个抖瑟。

午后的黄葛树下,我和几个小伙伴在树下玩着橡皮筋:“黄葛树,黄桷垭,黄葛树下是我家,黄葛树上缺牙巴……”外婆在我旁边坐着,和街坊邻居们唠唠叨叨,家长里短,旁边几个老头在下象棋,时而不言不语,时而争得面红耳赤,知了躲在树梢深处不知疲倦地嘶叫着。傍晚的黄葛树下,初恋的男友第一次牵我的手,层层垂下的树梢遮住了昏暗橘黄的灯光,也遮住了我羞涩泛红的脸庞;深夜的黄葛树下,青春年少的我怀着莫名的伤感,独自彷徨徘徊,不肯回家。初春,我推着小小婴儿车,坐在黄葛树下,看着孩子熟睡的脸庞莞尔一笑,母爱在心中如初生的树叶般温柔荡漾;盛夏,我大汗淋漓地在黄葛树下,一圈又一圈地奔跑,我记得每棵树的位置,记得每棵树干的形状,记得每片树叶对我的微笑。

黄葛树啊黄葛树,原来你不知不觉陪伴我走过了这么漫长的岁月,我的童年,我的青春,我的中年,我人生的每一段路,都有你在我身旁,如同生命里一位不可或缺的朋友,陪着我一步一步走到今日,不管经历过什么欢喜与失落,心中都有一片绿叶如清泉潺潺,随时洗涤心间的烦恼与乌云。

黄葛树不仅亭亭如盖,叶繁如伞,荫天蔽日,给人以凉爽,呵护着一代又一代的重庆人民度过炎热的夏天,抵挡寒冷的北风,躲避倾盆的大雨。古人有赞:“惟有黄葛钟气雄,盘结瑰磊俨神工,拔地本耸屹山岳,凭虚根起蟠虬龙。凡经雨露与霜雪,柯木不改排长风,密叶灭覆暖药蔚,万间广厦青荫浓”。

勤劳的父辈们经过数十代的的努力、奋斗,在重庆这四面环山的盆地里繁衍,生存,遇山开洞,见河搭桥,到今日,把重庆建设得如此美丽大气,让重庆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闻名,就像黄葛树,生命力十分顽强,再恶劣的地方都可以生根发芽,树根深扎土里,生长得茂密繁盛。看似平凡普通,犹如山城的老百姓,但却强大、宽容、坚强、吃苦耐劳、默默奉献,这不正是重庆人性格的象征吗?

或许这树就是为这山城而生,这山城也就是钟爱这树,为它提供厚实土壤,让黄葛树遍布大街小巷,山上坡下,江边屋前,处处皆景,处处皆美,给重庆增添一抹独特的魅力和勃勃的生机。

(作者单位:重庆市南岸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免责声明】重庆法治在线网未标有“来源:重庆法治在线网”或“重庆法治报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26,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了然文学

为您推荐

远方

远方

远 方 摄影 苗 青
一诺之重 可托来生

一诺之重 可托来生

◎ 杨旭军 对没事喜欢到处跑的人,现在人们有个很贴切称呼——驴友。拿现代眼光看,几百年前的徐宏祖是个超级驴友。 说徐...
踏雪归乡(组诗)

踏雪归乡(组诗)

◎ 正行 昨夜,我看见了雪 昨夜,我看见了雪 在年急匆匆的脚步声里 像群被惊扰的蜜蜂 纷飞在一扇低暗的窗前 &nb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