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征程新伟业 全面推动党的二十大精神在重庆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您的位置 首页 了然副刊

规则的力量

虽年近半百,但我犹记得小学时候的一篇课文,是夏衍先生写的《种子的力》,让我知道了世界上力气最大的是植物的种子。他在抗战最为艰难的1940年,通过写小草的伟力,讴歌了中华民族伟大的抗战精神:“没有一个人将小草叫做大力士,但是它的力量的确谁都比不上。这种力是看不见的生命力。只要生命存在,这种力就要显现。上面的石块丝毫不能阻挡它,因为这是一种长期抗战的力;有弹性,能屈能伸的力;有韧性,不达目的不止的力。”由此,“植物的种子才是大力士”,这一观念便在我的脑子里根深蒂固。

没有料到,这一认知居然也有发生嬗变的时候。

2022年1月24日,渝西监狱,终于从茶山竹海整体搬迁到了永川城郊游家湾新址。自历史源头“新胜农场”算起,我们从1952年安营东山的大悲寺开始,上山到下山,这一路,尽管并不长,可是,我们艰辛跋涉了整整70年,我们忠贞坚守了整整70年,我们无悔付出了整整70年!

看到最后一辆转运车进入监管区,随着此起彼伏有条不紊的报告声、指令声结束,刚刚下车坐在指挥中心紧盯大屏幕的上级领导和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滚烫的热茶氤氲透骨,却无法入口,大家将目光移向了窗外。浓雾已经散尽,蓝天澄碧,楼下有知名的盆花和不知名的野花争相怒放,更有几株黄葛树苍翠挺拔,溢出一大片盎然的生机。

我知道,还来不及品味下山的喜悦,我们就得立即面对诸多严峻的挑战:如何回顾我们曾经走过的道路?如何看待我们当前的客观环境和条件?如何勾画我们未来的发展蓝图?这些攸关渝西监狱发展的大事,尽管是三年前我上山时就在思考的问题,有些解决方案也了然于胸,但此时此刻,它们依旧满满地占据了我的大脑。

“在想啥子?走!陪我到下面看看。”担任本次转运任务总指挥长的尊长轻轻拍拍我的肩,把我从沉思的世界拽了回来。

来到旧办公楼的坝子,记忆一下子复活了。

2003年1月3日从这栋楼走出的青葱少年,带着一颗红心和满腔热血,风雨兼程二十载,归来却是满脸沧桑。迎接他的,除了大门台阶上老永川监狱用千年矮拼组的依稀可辨的“团结”“务实”“创新”六个大字外,就是曾经亭亭玉立于游家湾,而今却被时光打磨成美人迟暮的样子,在高耸入云的黄葛树枝叶的掩映下,“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这座楼。

跟着尊长的步伐,恰似当年出行的前夜,通宵促膝畅谈,聆听他春风化雨的教诲,我俩一前一后来到院坝边一棵粗壮的黄葛树下。

“鑫,你从这棵树的树根看到了什么?”

我明白,领导不只是在考较我,还是在启发我。

这棵黄葛树被条石嵌成的圆弧形花坛包围着,它在两三个平方的狭小空间里生根、扎根、壮根,一年一度的落叶、发芽、换叶,让小树长成了大树,也让须根长成了老人腿臂的暴露青筋,长成了精灵世界的盘虬卧龙,长成了微型天地的奇峰险隘,根生根、根连根、根缠根,盘根错节成一副立体的美丽扇面。

没有唐伯虎等文人雅士般悠闲的兴致,我推了推高度近视眼镜,移步凑近扇面。天啦,这次我看到的分明是:一匹匹脱缰的野马,一条条吐信的毒蛇,一道道喷发的岩浆……太可怕了!好在,它们都被坚硬的大石条和混凝土围成的囚笼关在里面,犹如未曾打开的潘多拉盒子,总算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种树者必培其根,种德者必养其心。”这棵树好比一个人,要想成材长成参天大树,就必须根深本固。而根是什么?根就是人的心。人心最难区分善恶,因为善恶就在一念之间,向善的欲念就是理想、信念、道德,向恶的欲念就是妄想、邪念、私欲,而我们社会的共同价值是祛恶扬善,这就需要每一个个体的人不断引导、修正、克制自己内心的欲念,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内省、内修。同理,树的内省、内修就是要把根往大地深处去钻去扎,而不是露出地面来显摆和搞事。尽管内省、内修是最主要的,但内省、内修的局限性也是非常突出的。试想,如果没有新月扇形的条石阵阻隔,这些树根不跟没有戴上紧箍咒之前的孙悟空一样才怪!如果那样,院坝里铺设的地砖必然遭殃,而这些根须的下场也注定是明代政治家张居正所说的“芝兰当道,不得不锄”。如此说来,看似限制了树生长的这一圈条石,实际上保护了树的生长,让它得以枝繁叶茂。反之,我也顿悟了一个道理,比种子的力量更大或者说与之相生相克的大力士也依然存在。

永远不会忘怀,下山之前,我付出心血最多的不是盘算何时下山,而是筹划怎样下山。很多不眠的夜晚,眺望永川的满城灯火之后,我都在用心用情用力地打磨渝西监狱的制度和文化。差不多三个春秋,我们形成了一本厚实的制度汇编和凝练的团队文化:“居危思危、吃苦乐苦,自力更生、负重创业,艰苦奋斗、磨砺队伍,虚心有节、勇创一流”。制度和文化是推动渝西监狱今后发展的两翼、两轮和动力之源。制度和文化的核心要义是什么?就是——

“规则、规矩!我从这棵树的树根看到了规则和规矩!”我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抬头望向站在一旁始终笑意盈盈的尊长,坚定而大声地回答道。

我没有阐释的是,世界上力量最大的规则和规矩依然有短板、漏洞和弱点。少数不自觉的树根,还是突破了条石圈的禁锢,从最薄弱的地方凸出到路面上来了,接下来还需要重新加固围栏,清理危根。而我们建立的管人的规则和规矩,也不是一劳永逸的,更需要适时不断地进行完善和更新。

轻松欢快的笑声中,齐奔饭堂,而我却暗暗地扳起指头,默念:“新的赶考路上,我们要做到‘六个不能’:精诚团结的原则不能动,艰苦奋斗的作风不能丢,居危思危的底线不能松,负重创业的劲头不能减,形象品牌的打造不能停,令行禁止的规矩不能废。”

念罢,恰见张挼哥正将手伸向白胖胖的大馒头,老夫瞄了他一眼,捻起一片回锅肉:“先吃肉、菜,后吃主食,这是规矩!”

◎ 胡鑫(作者系渝西监狱监狱长)

【免责声明】重庆法治在线网未标有“来源:重庆法治在线网”或“重庆法治报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是出于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致电023-88196826,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了然文学

为您推荐

大美万州

大美万州

大美万州 摄影 荣腾龙
访何其芳故居

访何其芳故居

◎ 何 新 去其芳故居的那天,秋风细雨,天气有些寒冷。一条刚修建的公路,直达何其芳故居。转过一道弯,田畴中央一座古香...
上门听证

上门听证

◎ 牟伦祥 满目苍翠的大巴山,生机盎然。汽车时而沿着河谷行进,时而绕着山腰攀爬,我们马不停蹄往大山深处赶,去信访人家...
返回顶部